大学生新闻网

练胆

这天,赵亚男和几个同事上了公共汽车,同事阿红突然笑道:“亚男,大家都说你是女孩子里最胆大的,不如我们赌一赌,有一件事你绝对不敢做。”

练胆众人都问赌什么,阿红扬起一张报纸,说:“你们看这张报纸的新闻吧,看看亚男敢不敢吻一个陌生人。”

众人拿起报纸一看,上面登的是一篇新闻,加拿大一个女孩乘坐公交车时和朋友打了一个40元的赌,朋友称如果她敢亲吻下一个上车的陌生人,就能赢得40加元的赌注。女孩为赢赌注竟真的亲吻了一个上车的陌生人。令她做梦也没想到的是,两人一吻钟情,双双堕入了爱河,她不仅赢得了赌注,并且还“赢”来了一个丈夫!

众人都起哄着叫好,有人还笑道:“要真的做得来,我们今天就请你到盛华去吃饭。”盛华是城里最高级的酒店。

赵亚男平时在人们眼中,算是特野的,像一个男孩子,别人不敢做的事她都敢做,还整天捧着本恐怖小说看呢。她此时被人家一激,猛一昂头叫道:“谁不敢了,今天我就让你们开开眼。”

车子到了下一站,门刚打开,就看到一名小伙子跳了上来,众人都大呼一声:“快啊!”赵亚男定了定神,突然拉着男子的手,伸过头去,在对方的脸上“叭”地亲了一下。

上车的男子哪料到会有这样的艳遇,突然双手一缩,紧紧护着自己的口袋。车上的人一看小伙的反应全乐了,敢情这人将赵亚男当是小偷在色诱了。

猛然间,就听小伙子大叫一声,同时脸上也变得惨白,一屁股坐在车上。众人都吃了一惊,赵亚男急忙问:“出了什么事?”

小伙子指着赵亚男手上叫道:“鬼,有鬼!”同时另一只手却护着口袋更紧了,似乎怕人家趁他被吓期间下手。

众人一看,更乐了,此时赵亚男手上还拿着一本恐怖小说呢,封面上的是一张血淋淋的脸。

赵亚男没想到小伙子这么胆小,只得将书放在身后,连声向小伙子道歉,并说了刚才打赌的经过。小伙子这才“哦”了一声,护着口袋的手也放下了,说:“原来是这样啊,我还以为自己长得帅,有艳遇了呢。”

他这一说,众人大笑,刚才分明是将人家当贼防着,现在却开始耍贫嘴了。这时阿红笑道:“你也算是这戏的主角了,今晚大家请客,你也一起去吧,算是给你压惊,怎么样?”

大家都点头称是,小伙子看了赵亚男一眼,说:“这倒是好主意,不过看到她手上的画,我总觉得心里凉飕飕的。”赵亚男哈哈一笑,将书放进随身带着的包里。

来到酒店里,大家还将小伙子推到赵亚男身旁坐着,众人这才知道,小伙子叫黄秋生。席间,阿红等人也笑道:“我看你们真是一对活宝,女子胆子贼大,男的却如此胆小,敢情你们两人的胆都长反了。”

黄秋生带着羡慕的神色看着赵亚男,说:“我一直想让自己变得胆大一些,你有什么诀窍,说给我听听吧,免得跟朋友在一起,人家总是笑我。”

众人哈哈大笑,有人笑道:“你要拜师,找她就对了,她可是女孩子中最胆大的人了。”

黄秋生点头道:“好,我以后就跟你练胆,你可别拒绝喔。”众人都笑了,赵亚男尽管胆大,但也不禁红了脸。

本以为黄秋生只是说着玩玩,没想到两天后,他真的找到赵亚男,说要跟着练胆了。赵亚男哪想到人家竟然来真的,不禁问:“难道胆真的能练?”

黄秋生说:“应该能吧,平时我跟女孩子说话都不敢的,今天可是鼓起勇气才来的。”她就问怎么练,黄秋生想了想,说:“你喜欢看恐怖小说,一定也喜欢看恐怖片吧。不如我就从看恐怖电影开始,当我看到身边的女孩子都不怕时,一定给自己加把劲,让自己胆大一些的。”

两人一起到了电影院,放到有恐怖场景时,赵亚男看得津津有味,黄秋生却吓得不断地抱着头。就这样,每隔几天,黄秋生就来找她一起去练胆,他们看了几次电影,还到公园里玩了几次惊险的游戏,似乎还真有些作用,他变得不像原来那么害怕了。

这天周末黄秋生再找来时,赵亚男说:“我想起来了,小时候我常常去坡上练滚地。我想,你也去练一练,一定效果更快。”

黄秋生点头称是。两人一起来到郊外,赵亚男走到一处土坡顶,身子突然蜷缩成一团,从坡上骨碌碌地滚了下去,这才叫黄秋生也学着做。黄秋生学着那模样,也从坡上滚了下来,站起来笑道:“这还真刺激的,难怪人会胆大。”

赵亚男笑道:“如果你够勇敢,就照我说的练,今天就滚五十个吧。”

黄秋生怎敢说不肯,只得走上坡顶不断往下滚,赵亚男乐呵呵地坐在一旁看,还不时指指点点,说这次滚得不好,那次姿势又不到位。就这样滚了十来个,黄秋生已经觉得头晕眼花。

好不容易完成数量,黄秋生已经觉得累得腰都直不起了。赵亚男这才说:“今天就到这里了,看你样子进步倒挺快的。现在是不是觉得胆子大些了?”

黄秋生哪还答得出来,现在他的头已经被转得分不出东西南北了。练了几次滚坡后,这天,赵亚男又说:“我想每次都滚坡,效果还是不明显,不如让你练倒立吧,也许没那么辛苦。”

一听比练滚地轻松,黄秋生当然高兴,就问如何练,赵亚男才说,让他将双脚绑起来,然后再将绳子的另一头从树枝上穿过,将他反吊起来。如此多练几次,绝对比到坡上滚效果快些。说罢,还拿出了一根长绳。

来到院里的大树下,黄秋生果然按她说的将双脚绑好了,赵亚男这才将绳子丢过树枝,再慢慢将他拉起来,等他的手离开地面后,就将绳子绑到树干上,让他像荡秋千一样,不断地摇动着。

过了一阵,黄秋生已经觉得有些头晕,就笑道:“能不能放我下来休息一下?”

赵亚男笑着问:“是不是有些难受了?”他用力点了点头,赵亚男突然哈哈一笑,说:“怎么样?滋味不好受吧!那我就开始问话了,你跟阿红他们到底在耍什么阴谋?你以练胆为理由,接近我,到底为什么?如果回答令我满意,就放你下来,如果说假话,就让你在这吊着吧!”

黄秋生大吃一惊,立即叫道:“我真的想跟你练胆,并没有对你不利啊,快放下我吧!”

赵亚男大笑,叫道:“回答错误,你就在这慢慢吊着吧!我先走了,等有空了再来看看你。”说罢,转身就走。

黄秋生急了,大叫一声:“好吧,我说,对不起,我是为了追你,才出此下策的。”

赵亚男这才转过身来,说:“那你说说看,到底是谁指使的?”

黄秋生这才说出经过来。他其实和阿红是邻居,有一次偶然看到赵亚男和阿红在一起,就看上她了,于是就求阿红帮忙。两人一合计,又从报纸上的新闻得到灵感,就设计赌局让赵亚男去吻陌生人,阿红知道赵亚男是经不得别人激的,果然她就吻了上车的黄秋生。至于所谓的装胆小,则是他见她手上正好拿恐怖小说,就临场发挥的,并以此为由,跟她说练胆,其目的就是找个机会两人接触,等时机成熟再说出来的,却没料到让她识破了。

赵亚男笑道:“从你真的来找我练胆,我就怀疑了,将阿红拿来一审,她可什么都招了。我只好将计就计,让你又滚坡又倒立的……怎么样,骗子的结局不好受吧。”

黄秋生此时才知道,这一段时间被人家折腾了,可怜他天天像猴子一样不停地滚,原来人家将他当乐子呢。只得不断要求她将自己放下来,并一再表示,自己是真心爱她的。赵亚男只站在一旁,任凭他说,过了许久,看他也够戗了,这才解开绳子,将人放了下来。终于落了地的黄秋生,只觉得头晕目眩,坐了好久都说不出话来。

赵亚男“哼”地一声,说:“我最恨被人欺骗了,这次只是让你尝点苦头,以后再骗人,还有你受的。”说罢转身往外就走。

看着她离去的背影,黄秋生怅然若失。赵亚男走了几步后,突然回过头来笑道:“不过,你挺有诚心,我觉得我们还是可以交往的。”

黄秋生大喜,急忙起来,想跑过去拉着她。没想到,双脚还绑在一起呢,身子刚动就站立不稳,跌了个嘴啃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