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新闻网

你说我容易吗

郑莉莉是一家通讯公司的业务主管,专门处理顾客投诉的。每天伸胳膊撸肘子上门投诉的客人一个接一个。其实这些人中不乏无理取闹的。要在大街上,郑莉莉早就杏眼圆睁跟他们大吵一场了,可这是在公司里,按工作要求,她必须从始至终嘴露八颗牙,以微笑化解仇恨,就这么着整天把神经绷得紧紧的。

你说我容易吗这天,郑莉莉要回乡下看父母,就向公司请了假,打扮得花枝招展地刚出门,忽然灵机一动又返回家里,把长长的头发盘成一个髻,又从衣柜里翻出上次乡下大嫂进城时忘了拿回去的大红色毛呢上衣和土黄色的旧军裤,往身上一套;又翻出一只不知何年何月买的人造革皮包,左手一拎,得,时尚女郎立马就成了活脱脱的乡下大嫂了。郑莉莉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得意地笑了笑,向汽车站走去。

郑莉莉这是干啥呢?车胎气太紧了要爆胎,心里的气堵得太久了人就得发疯。郑莉莉装成这副模样,等着要有谁因为她的这副打扮而看她不顺眼,她就跟他大吵一架,出出心中这口恶气!

从这里到汽车站先得走五百米的路,然后搭一段公交车才能到达。有了这个念头,郑莉莉一路上看谁都恶狠狠的,可行人们一个个都像赶着去捡金子似的,没有谁愿意多看她一眼,郑莉莉一路无事来到了公交车站牌下。不一会车来了,郑莉莉上车时掏出钱来时傻眼了,原来刚才出门时忘了拿零钱,钱包里最小的钱也是五十块一张的。可不交钱又不行啊,司机盯着呢。郑莉莉站在票箱门口,翻了钱包翻口袋,还是没找到一块零钱。正急得不知所措,忽然身后响起一声冷冷的声音:“我说这位大姐,老磨磨蹭蹭的干啥呢?你那模样也不像第一次进城的,我看你是不舍得花这一块钱吧?省一块钱也发不了财不是?”

郑莉莉回头一看,原来是个跟自己差不多年纪的姑娘,长得倒是秀气,可是脸色阴沉,像跟谁有仇似的。这姑娘见郑莉莉回头看她,把嘴角撇了撇,又说:“看什么看?难道我说的不对?”

好嘛,本姑奶奶正愁找不到人吵架呢,你自己送上门来了!郑莉莉一听马上莫名地兴奋起来,盯着那姑娘的眼睛,大声说道:“哟!你是看不起咱乡下人是吧?你倒说说,除了你穿得时髦一点,你还有什么了不起的?”

那姑娘好像也来了劲,又把嘴一撇,狠狠回了一句:“就看不起你们乡下人,怎么了?有本事你快交钱啊,没钱交你下车啊!老挡在那,你不嫌寒碜,我还嫌寒碜哩!”

郑莉莉被这话噎了个趔趄,想也没想就把五十块钱塞进票箱。一边往车厢里走,一边回头大声对那姑娘说道:“我就寒碜你,你想怎么着?”那姑娘鼻子里哼的一声,又回了一句:“看你这模样,刚刚从牛棚里走出来似的,也就能寒碜人了,难道还能参加模特大赛?你继续寒碜吧,我不怕!”

两个人你一句我一句,一会儿骂对方的穿着,一会儿骂对方的长相,一会儿又骂对方的修养,令郑莉莉想不到的是,这姑娘的火气似乎比自己还大,本来自己是故意找茬跟人吵架的人,应当所向无敌才是的,可竟然吵不过她,渐渐被她骂得舌头打结了。正吵着,忽然一个男声说道:“两个女的,有什么好吵的?要吵下车吵去!”

郑莉莉转头一看,说这话的是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年轻男孩,长得高高瘦瘦,看起来文绉绉的,一副弱不禁风的模样。郑莉莉此时火气不但降不下来,相反还蹿得老高,听男孩这样说,心想你不是找骂嘛,立即把枪口对准了他:“我俩吵我俩的,关你屁事啊!”

男孩一听咧嘴一笑,说:“呵呵!是不关我屁事!照我看,你这位乡下来的大姐,至少也是乡长夫人级别的,而这位城里的小姐呢,怎么着也算个白领,可怎么看起来都像吃了火药似的呀!要知道,吵架伤容哦,万一你们的先生或者男友因为你们的吵架把你们甩了,那天下可就多了两个怨妇,所以我才觉得我有责任劝劝你们!”

郑莉莉最不喜欢耍嘴皮子的男孩,没想到这个一脸书生气的男孩,竟然也是个耍嘴皮子的家伙。郑莉莉不由得火气又上来了,骂道:“去你的!你才是他娘的乡长夫人!没事回家劝你老婆去吧!你以为你是谁?!”

男孩一听向后一仰,又嘻皮笑脸地说:“哇!火气这么大。大姐,你不会是孙二娘的妹妹,想打我吧?”

这家伙怎么嘴巴这么贱啊!郑莉莉一听哭笑不得,咬咬牙说道:“你别以为我不敢,老娘今天豁出去了,再乱说,看我打不打你!”

男的一听笑得两眼成了一条线,说:“好!好!我最喜欢被美女打了,最好你俩一起打,都脱光了衣服再来打,那样更爽!”

郑莉莉一听气得举起了巴掌,正犹豫着要不要扇下去,只听啪的一声,那姑娘的巴掌就扇在男孩的脸上了,男孩清秀的脸上立即现出了淡红的手掌印。郑莉莉一看愣住了,那姑娘看来也是气极了才打的,此时也傻了。两个都在愣怔着,那男孩又笑眯眯地说:“我们经理说了,如果人家打你的左脸,你就把右脸转过来让他打!”男孩说完真的转过右脸,对愣着的郑莉莉说:“请你打我右脸吧,求求你了!”

郑莉莉一听气不打一处来,没头没脑的就扇了下去。随后,那姑娘也回过神来,两人就你一脚我一拳朝男孩身上打,一边打一边骂:“打死你这臭小子,打死你这臭小子!”……

也不知打了多久,郑莉莉看见男孩的嘴角流出血来,这才猛然醒悟过来:自己这是怎么了,就算打他也不至于到这地步啊!慌忙停了手,那姑娘也停手了。两个女的平白无故去打一个陌生男孩,要是人家反过来告状,这可怎么办好呀!郑莉莉跟那姑娘都以为闯下了大祸,正不知如何是好,那男的掏出纸巾抹了抹嘴角的血,竟然笑了,说:“你们别怕,我一看就知道你们心里有气,我不怪你们的!怎么样,气都消了吧?”

郑莉莉此时那股莫名的火气已消了。她讪讪地笑了笑,正想对男孩说句什么话好呢,那姑娘抢先说了:“对不起!我前天刚到恒通通讯公司交了两百块钱的手机费,可是今天早上竟然打不了手机,说因欠费停机了,我前天昨天可是一个电话也没打啊!这两百块怎么就没有了呢?我搞推销的,整天要跟客户联系呢,人家要是打我手机打不通可不行啊!我就跑去问,他们一会叫我去找这个部门,一会又叫我去找那个部门,跑了大半天也没搞清楚,弄得我一肚子气,所以刚才才没事找事跟这位大姐吵架,后来又打了你,我对不起你!”姑娘说着转身朝郑莉莉哈了一下腰,说:“大姐,我也对不起你!”

郑莉莉一听吃了一惊,恒通通讯公司正是自己工作的公司。自己以为自己不容易,没想到这姑娘也受了自己公司的气,原来大家都不容易呀!郑莉莉想到这里,赶紧对姑娘说:“我初次进城,没有见识还自以为是,我也对不起你,请你原谅!”

那男孩听到两人的话,长舒一口气,笑了,说:“看来你俩的气都消了!这样就好。跟你们说吧,我是‘包你爽出气公司’的员工,我刚才本来是想劝你们停止吵架就算了的,可后来见你们都很生气,才引诱你们来打我。暴力虽然不好,但却是宣泄压力最有效的方法。我很久没找到一个客户了,没客户就没有工资!我的饭钱快要没有了,求求你们给我点出气费,可以吗?”

郑莉莉和那姑娘一听都傻了——原来他也不容易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