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新闻网

大学生新闻 > 大学生新闻 > 校园文学

花儿

三九寒冬的一个清晨,李嫂从垃圾堆捡回一只冻得半僵的小狗崽。看样子刚刚足月,结了冰的背上一片焦黑,应该是不知怎么烧着了又用水浇灭了。李嫂把狗崽放在一只塑料盆里盖上棉垫焐着并不时揩干它身上融化的水。没过两个时辰,小狗便能蹒跚着在地上嗅来嗅去寻吃的了。一双圆骨溜的大眼睛好奇地打量着前来看稀奇的人。

“幸好起早去垃圾堆找钥匙碰见它,不然这一条小命就没了。”李嫂和善的脸上闪耀着人性的光辉。

大家都啧啧称奇这狗命大,感慨李嫂菩萨心肠,唯独李嫂的丈夫大老李不以为然。

“屁话,她就是吃饱了撑的!”

他翻着常年不醒的醉眼:“一大早弄来个讨债鬼,除了带来张吃喝的嘴,别的屁用不顶!”又抚着肚皮:“呃呃,等长大些宰了吃也不错。”

大老李在巷口的路边支了一个修车摊,李嫂在给他打下手的同时也兼着揽些修鞋的活计。生活本应过得去,可惜大老李嗜酒如命,逢酒必喝,逢喝必醉。醉了就骂李嫂,骂不过瘾时就拳脚相加,把个好端端的日子搅得一团糟。相反的,李嫂待人一团和气,处事大方得体,就连对小动物都悲悯为怀。邻居私下都说大老李是恶魔转世,连孩子都不敢来他家投胎,不免暗暗惋惜李嫂命苦,现在又为这只小狗的命运多了一重担忧。

小狗崽以惊人的速度恢复并成长着,在李嫂的精心呵护下,不但烧焦的背上长出了新毛,通体的皮毛也有了光泽,仅两三个月身材就蹿成了半大狗。李嫂唤它作‘花儿’。

花儿特别记恩,几乎与李嫂形影不离,每天都乖乖地跟着出摊收摊。从不乱跑乱咬,而每逢看见曾经给过它东西吃的人时还会友善地摇摇尾巴。

有了花儿,大老李又多了一个打骂对象,酒也越发喝得不成样子了。每天出摊后只要挣够了喝酒的钱就一摇三晃地走了,不喝到天黑不肯回家,把偌大个摊子丢给李嫂。每逢大老李一走,花儿就异常活跃起来,摇头摆尾地跟在李嫂身后忙活着,尽管它并不能真正地帮上什么忙。

而每日收摊则成了巷道一景:李嫂推着三轮车走在前面,花儿则叼着装午饭的竹篓紧随其后。大家都特别怜爱花儿,每次看见它都争相着招呼它。听到唤声花儿会停下来,歪着头打量唤它的人一眼,再摇摇尾巴便忙忙追李嫂去了。逢李嫂停下来和别人说话时,花儿便叼着竹篓安静地坐在李嫂腿旁,用尾巴拍扫着地面,眼睛则紧紧盯着三轮车,只要有人离车些它便警惕地竖起耳朵。

李嫂逢人便说自打有了花儿她的生活充实多了,不再像往日那么难捱。大伙都说李嫂是善有善报捡到花儿这样一条通晓人性的义犬来回报她。而大老李照例无动于衷,无论花儿怎样表现都无法打动他,依然每天撒酒疯时打骂花儿并叫嚣着要把它杀了吃肉。挨打时花儿从不大声叫嚎,只是从喉咙里发出压抑的呜咽声。

繁重的生活负担终于压垮了李嫂,一天,她昏倒在修鞋摊上,邻居拨打了120.

车开时,花儿突然发疯一般嚎叫着狂追着救护车。当救护车绝尘而去后,花儿又狂跑回修车摊。直到醉醺醺的大老李来收摊它依然不肯离去。

李嫂住院了,大老李依然一天醉到晚,不但不去医院照料,索性连摊也不出了。只有花儿,每天会依时去摊位那儿痴痴地守候着,一待就是一天,到收摊的时间再无精打采地回去那个没有烟火只有打骂的家。在大老李日甚一日的打骂声中花儿身上的伤痕也日渐增多,它在迅速地消瘦下去,皮毛也失去了往日的光泽。李嫂托付前去探望的邻居替她照料花儿,邻居们轮换着把新饭菜送去给花儿吃。花儿并不拒绝,但是吃得很少,吃完后跟以往一样带着谢意摇摇尾巴然后继续着它的守望。夕阳下,那一抹形单影只的身影令人看了心痛。。。。。。

大老李终于为他的酗酒无度付出了代价,一个大雨夜,喝得大醉的他跌进了巷口的水沟里,是花儿的狂叫声引来邻居捞出了他。大老李淹得半死不活不说还跌跛了一条腿。但跛了腿的大老李对众人的救命之恩并没有丝毫的感激之情,对花儿更是咒骂不休:

“都是你这个丧门星害的!你救的?那是老子命大!等哪天老子非宰了你补补这条腿。”

一天,大老李家罕见地升起了烟火,有好事者窥见大老李邀来了几个狐朋狗友,正在院子里忙着垒灶支锅,而花儿则被捆绑起来,连嘴也用绳子扎牢。花儿并没有激烈地挣扎,它绝望地沉静着,只是眼睛一直在凝望着那辆三轮车......

一阵阵狗肉香飘出院落,飘过小巷,飘向巷口......

从此,再没有人见过花儿。

李嫂在医院里得知这一切后,眼泪无声地漫下来。良久,嘶哑着声说:“我救了花儿,我又害了花儿......”

李嫂出院后再也没回过那个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