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新闻网

大学生新闻 > 大学生新闻 > 校园文学

时间怎样对待你我

时间怎样对待你我,就看我们以怎样的态度期许自己,一番大声镗鞳的理由,在清癯苍古的岁月里,使我们无远弗届,人与人之间如此的无干无涉,看似奇怪的没有一件称之为事情的事情让彼此相知相重或乃相恨相杀,这一生,大多付出到最后,追求到最后,都逃不过生死以之。

张晓风说:“我多愿自己也是一份千研万磨后的香醇,并且慎重地斟在一只洁白温暖的厚瓷杯里,带动一个美丽的清晨。想想年轻是多么好,因为一切可以发生,也可以消弭,因为可以行可以止可以歌可以哭,那么还有什么可担心的呢?树在,山在,大地在,岁月在,我在,你还要怎样更好的世界?”然而真如某一天毅然回望过往,还能待得那份从容吗?青春太好,好到无论你怎么过,都觉得浪掷,回头一看,都要生悔。

“在生命高潮的波峰,享受它。在生命低潮的波谷,忍受它。在一切天清地廓之时,在叶嫩花初之际,在霜之始凝,夜之始静,果之初熟,茶之方馨,在船之启碇,鸟之回翼,使我了解自己的韧度,尔者皆令我喜悦不尽。”当用尽诗词来描绘生命的繁华与沉沦,当用内敛描绘清丽的山水禅学,当矢志不渝地用双眸遥望霓裳羽衣下截然不同的人生,或痛彻心扉,或曾经沧海,或振奋人心,或凄凉沧桑,却都是美妙绝伦,历久弥新,宛如古老妆奁的唐诗宋词,每当打开,便在氤氲香气中升腾起一个个不灭的形象。

读诗般的人生,仿佛能透过书页触摸到那一份精神与意境,在千年的落花风里尘埃落定,唯有姑苏城外寒山寺的钟声,依然重复着永不改变的晨昏。一世的狂傲不羁,在嬉笑怒骂间缓缓升腾,前世风雨,后世烟尘,亭台宫阙,都成残垣。岁月流淌间,万事流传,用诗词记录着岁月沧桑,看风云变幻,铭刻变迁,一山一水旖旎人家,浅墨清韵,何处飞花。时光的水在静静流淌,像一曲悠扬的歌,徜徉在历史的长河中,凝望千年疆场,幽深的巷陌无法禁锢凌云的壮志,再丰硕再肥大的记忆,都变得寒瘦了。在文字里,一切都可以在劫难逃,一切都可以重整河山,时间在赠人阅历的同时,一定可以把更无情的沧桑也随手相赠,在时间的旷野里,立马横刀,满目荒愁。

我心素已闲,夕岚飞鸟还,残雨斜阳照,古人今尚尔,叹息此颓颜。那翩翩的凤仪,深美的静笃,寻常的日子里,其实早就开出猎艳艳的花,若走近细品细闻,花无香,茶无色,人,在静笃的云烟里,与自己,相知相悦相承欢。当一个人内心足够强大时,说与不说,都已无用,最重要的是,选择最适合自己的方向,一意孤行走下去,飘逸着自己的风华绝代,演绎着生活的橙黄橘绿,找到生命中最确定的信息——那些相似的人和事物终会走到一起,那些不相似的人或事物,终会背道而驰。

光阳能改的是容颜,改不了的是孤意与深情。人生到最后都是删繁就简、去伪存真,去追求内心世界的坚定与完满,于敏感中找寻素朴,于脆弱中寻求寂静芬芳……在最美的光阴里纸墨相遇,山高水远里,便是人生的来来去去。此后,深红浅碧,温柔旖旎,用脚步惊醒着繁华的梦,用想象触摸着诗的轮廓,用诗句震落了美人脸上凝香的露华,将自身幻化成诗海中镶嵌的星辰,用文字结绳记事,把那些漂浮于时间之内或之外的人或事打成结,在远方的路上,写着,记录着。

我的山河岁月,已经沉淀,愿我来世,得菩提时,心似琉璃,内心丰盈,喜悦如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