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新闻网

从此逍遥不早床!大学生检讨书1800字

从此逍遥不早床!
——题记
我几乎从来没有犯过什么较大的错误,所以更不会写什么检讨。这算是正式的第一份检讨吧,也希望这是最后一次。有不好的开始,就要马上结束。

时间是2011年的10月19日至20日。在19号的晚上七点半过一点,刚刚在食堂干完活回到寝室。然后开始赶那些永远都做不完的作业,这似乎不应该是大学生的生活,但事实就是这样。在做之前还要好好的考虑一下,应该先做哪一门。决定好之后就开始动笔做了。似乎也没有做多久,把理论力学的作业做得差不多了,还有几个图没画。九点还差几分的时候,就有人打电话过来已经到了办公室,我就连忙赶过去和大家一起努力把板子贴好了。然后开我们宿管会宣传部的例会。主要就是把接下来要做的寝室文化设计大赛的宣传板的情况说一下。开完会回到寝室是十点四十左右,只剩二十分钟就要熄灯了,也做不了什么,索性就去冲了个冷水澡,洗漱完了去睡觉。如果不熄灯,或许会赶作业到一点多钟。因为白天都在上课或者去工作了,所以做作业只能在晚上。这一觉睡得真是漫长啊!因为想着第二天上午没有课,所以可以好好的睡个大觉了。仔细想一下,自己都好久没有能够睡个早床了。所以我就带着幸福的微笑,进入了梦乡。第二天闹钟还是照常响了,还在沉睡中的大脑听到了铃声,经过了短暂的思考,然后一把将闹钟给关掉了,继续做着美梦。到了快八点的时候,突然寝室的华哥叫我,说我不是有个什么实验吗?我想了一下:好像是有一个物理实验啊,但是是在晚上啊。于是也不知道自己说了句什么,然后又睡着了。到了九点多的时候,起床的意识开始泛滥了,但是身体又不愿意离开温暖而舒适的被窝。于是思想在做着激烈的斗争,身体却一动不动。就这样持续了大概十分钟,突然感觉到有一股十分强烈的电流刺激了一下大脑,貌似上个星期的这个时候我并不在寝室。然后就直接从床上竖了起来,瞪大了眼睛,将视线聚焦在墙上的课表上,当焦距调到合适的距离,上面的上个星期刚刚用铅笔加上去的“材料实验(6到9周)”几个字强烈的刺激着眼球。顿时,惊得大叫一声:“啊!我的实验!”就一下子,心都凉了半截。再看一看时间,别人应该都差不多做完了。这时,感觉到自己被一种强烈的负罪感所包围着。于是,开始思索着,自我检讨着。

我一直都是严格的要求自己,但是,现在却发生了这样的事情,那么究竟是什么原因造成的了?要说这几天很忙很累,不小心多睡了一会儿。这只是给自己找的借口,因为忙的不只是这几天,而且这几天并不是最忙的。我觉得最根本的原因还是自己的思想意识出了问题。或许,事情太多了,总会忘记一两件事情,但是作为一名学生,连课都忘记去上了,那么你在忙些什么呢!?再说了,你不仅仅是没有去上课。你为什么不可以早点起来,去做那一大堆的作业?你又为什么不可以早点起来,去洗那已经堆了好几件的衣服?你还为什么不早点起来,去收拾一下那堆满乱七八糟的东西的桌子或者整理一下衣柜?你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只因为你的心态开始出了问题,开始为自己找借口了,开始对学习不再那么重视了。如果任由其发展,那么这个开始也就真的只是个开始。你应该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而且写这个检讨的目的应该明确。很多东西一旦形成了习惯,再就很难去改变了。所以我必须要保证自己的习惯是没有错误的。不管别人怎么看自己,我一定要做正确的自己。

都说万事开头难,我想这里的“万事”肯定不仅仅指的是好事,坏的事情也一样。有时候一开始便很难再结束了。大学里第一次翘课,竟然在不知不觉中就这样被实施了。我也经常告诫自己:可以放松,但不要放纵。绝对不要去触碰那一条给自己定的底线。擦边球不是那么好打的,一个不好就会出界。现在发生了这样的事情,真的很难下出一个准确的定义。是否是因为自己不小心验证了那条自己不小心得出的一条理论:当把自己的能量几乎都用到体力上时,大脑就会很放松,从而很难再去想问题了。或者,还是我担心的更严重的事情发生了:我真的变了,终于被世界给同化了,再也不是那个个性、独特、唯一的自己了。
我开始问自己:你是否忘记了自己的责任?你是否忘记了辛勤的父母?你是否忘记了对自己许下的承诺?你是否忘记了父母双鬓突显出了那一丝丝的银发?你是否忘记了亲人们鼓励的话语、期盼的眼神?你是否忘记了自己的坚持:或许无法改变整个世界,也绝不会让世界改变自己!?

我还有自己的希望,也坚守着自己的梦想,不要再迷惘,不要再彷徨,找准自己的方向,扬帆远航,找寻属于自己的乾坤万丈!

(此检讨完成于2011年10月23日,发表于11月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