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新闻网

网络打字员兼职骗局揭秘,交费入职凭“拉人”盈利

张芳发现自己被拉黑了。
盯着格外醒目的红色标志,她意识到,五百元“会费”和兼职做打字员的愿望已经成为一场空。
去年1月,还在高三的张芳加入了一个QQ追星群。高考结束后,她看到QQ群中网名为小A的成员发布了一条招募网络打字员的信息。聊天框中“工作方式灵活,日赚100元”的字样让本就想“找份兼职打发时间”的张芳动心了。张芳没多想就申请添加对方为好友。
申请通过后,小A开门见山,告诉张芳入职需要一次性付费500元。听闻要先交纳会费,张芳有些迟疑。对方似乎看出了张芳的犹豫,开始循循善诱,保证“五天即可回本”,并称名额有限。听到这里,张芳不再迟疑,按照对方提供的支付宝账号,将平时从生活费中攒下的500元打给了对方。
收到转账后小A称自己需要先“汇总资料并布置任务”,要求张芳稍作等待。
等待了一个小时后,张芳觉得有点不对劲,询问对方还需要等待多久,但对方并未回应,张芳连着发送了多条信息,依然没收到回复。她有些慌了,在网页中搜索“打字员兼职”。
网页中除了一些与小A发送的信息相似的网页,还有一些贴子警示说“需要收费的打字员兼职几乎都是骗人的”。张芳不太相信,但“心里慌慌的”。她关掉页面,反复翻阅聊天记录和转账信息,忍不住再次向对方询问,但发现自己被拉黑了。
张芳所遭遇的,尚算是较为拙劣的个人诈骗,此外,更有团伙用看似专业的制度、体系打造一场套路完整的骗局。
团队内部:已形成完整体系
两年前的暑假,还是高中生的王婷无意间在微博上看到了网络打字员兼职的招聘信息,联系负责人后,王婷被告知进行兼职的唯一要求是将信息分享给好友,并发布到朋友圈,然后全部截图给负责人。考虑到消息的可信度,王婷并没有照做,只答应发朋友圈。“我留了个心眼,先发了一个全部可见的朋友圈,截屏之后立刻删,然后再发一个一样的、仅他可见的朋友圈。”
虽然没有满足对方的全部要求,但她还是糊弄通过了兼职测试。王婷认为这是因为对方的目的更多在于骗钱。
入职后,王婷被分配参加了“职业培训”,培训师一人带三个新人。虽然这是“打字员招聘”,但培训师还推荐了很多其他职业供他们选择,如外宣、售后师、鉴黄师、培训员、淘宝刷单等。除了王婷,其他两位成员选择了其他职位,继而加入了别的微信群参加不同的培训,而王婷则留在微信群中继续接受打字员的培训,并被要求交99元押金。
这一要求引起了王婷的警觉,王婷表示自己在微博上的招聘消息中明确看到无需交纳押金的字眼。面对王婷的质疑,对方解释称99元只是担保金,在王婷完成任务后会悉数退回。可是王婷并不买账,“我拒绝了,也把他拉黑了。因为这与他们开始的说法不一致。而且一旦对方要求交押金就有可能是骗人的。”
虽然决心退出兼职组织,也并未损失财物,但让王婷头疼的事情还是接踵而至。在退出的第二天,王婷的qq与微信上陆续收到了数十条好友申请,在申请通过后,对方自称是兼职团队的成员,并反复向王婷保证团队的合法性,请王婷继续兼职。
王婷猜测这些人就是兼职团队提供职位中的售后师。入群时负责人曾要求每人填写一张表格,包括电话、住址等信息,售后师就是根据那时填写的信息进行“售后服务”的。说到这王婷感慨所幸她当时只填写了微信和qq号,其他信息则一概没有填写,否则还不知会遭遇怎样的“轰炸”。
王婷还猜测,她曾加入的网络兼职团队很可能已经形成了完整的体系,包括宣传、售后、财务、培训等环节。
张洋证实了王婷的猜测。刚上高中的他,看到了在“网络兼职”话题下微博账号“知趣正规团队”(截至发稿日,该组织仍然存在)发布的兼职招聘信息。该微博内容为招聘网络打字员,有意者可根据微博中提供的联系方式进行咨询。
“当时我觉得挺正式,就加了QQ好友,对方告知需要交纳会费,可交完之后他们不怎么安排任务,几乎赚不到钱。”坚持了一周后,张洋有退出的想法,但被告知会费无法退回。张洋称,知趣团队同样并非仅提供打字员一种工作,但其提供的大部分工作都难以赚取利润,“除了外宣这一项”。
张洋表示,“外宣”这一职位的要求是在微信、QQ等社交媒体上发布消息来吸引用户加入,“也就是拉人进来”。而张洋当时并没有选择“宣传”这一职位,“我那时候觉得这个团队可能是骗人的,所以也不想昧着良心靠这种方式来赚钱。”
因至今没有要回会费,张洋仍留在兼职群中。在张洋的帮助下,记者联系到了该兼职团队的一名外宣人员,以咨询工作的名义展开了暗访。
背后运营:凭借发展新成员盈利
听记者说咨询兼职工作,该外宣人员十分热情。他介绍道,知趣团队主要提供网络兼职工作,不仅包括打字员,还有如外宣、淘宝刷单等职位,但会员在加入团队前需要交纳会费,会费因工作的不同而有所区别。
对方介绍道,收费标准共四种,分别为8元、28元、48元和98元,相对应的套餐名称依次为普通会员、高级会员、至尊会员与皇冠会员,福利因等级而异。应聘打字员这一职位则需要交纳98元会费,成为最高档的皇冠会员。每位成员都拥有唯一工作编号,是记录工作量与发放薪酬的依据。
对方出示的收费表格与对应套餐
为了取得信任,该外宣人员还向记者出示了发放工资的转账截图。面对这些截图,张洋则不以为然,称这些图片并非真实的交易截图。张洋称,团队群中每天会有专人进行兼职培训,而虚假截图即是培训中教给外宣人员吸引新人加入的手段。在外宣人员提供的会费单中,记者注意到了张洋所说的“外宣”这一职位,对方介绍称外宣是自己正在进行的工作,即将团队通过社交媒体介绍给其他会员,会员付费成功后,推荐人一次可赚取约百分之六十的提成,并紧接着表示自己一天可赚几十元。
为一探知趣团队内部结构,记者购买了需要8元会费的普通会员,在可供选择的4种工作中选择了外宣这一工作。随后这名外宣人员要求记者加入团队接待群,并将该外宣人员的工作编号与记者的付费转账截图转发给群里的客服。完成这些步骤后,记者从客服那里获得了属于记者的会员编号与会员群号。
在加入会员群不久,客服将记者移出了接待群。记者注意到,接待群与会员群一直保持禁言状态,一名应聘者只要完成付费操作、获得会员编号和会员群号,就会被马上移出接待群,保证接待群中只有“新人”。
记者加入的会员群名称为“xx团队会员39群”,加入时群内已有1396名成员,每位群成员的群昵称都为会员编号,会员的编号与套餐等级有关,普通会员、高级会员、至尊会员与皇冠会员对应的编号首位字母分别为A、B、C、D。会员群中,群主与管理员的人员构成较接待群稍有变化,包括一位群主,一位总客服,一位财务部人员,两位培训老师,一位通知人员以及几位客服。其中,总客服主要负责解答成员问题,财务部人员负责外宣人员的工资发放,培训老师讲解各项兼职工作的具体流程,而通知人员则主要发布一些兼职通知。
从“团队每日活动表”上可以看出,每晚九点,该兼职团队会在名为“培训群”的qq群中为新人提供培训,培训内容是每种兼职的具体操作。在加入前,介绍人曾称会费其实是培训费,但经过几次培训后记者发现,群中每次培训的内容完全相同,在培训期间,会员群一直保持禁言状态。
成员南因表示,该团队提供的工作中,大多数步骤较为复杂,培训人员也只是将相同培训内容不断重复,由于群中一直保持禁言状态且培训老师拒绝成员添加好友,许多成员在加入一周后仍未完全理解工作步骤,因此难以开始正常工作并赚得利润,甚至无法回本。
在群内培训时,培训老师介绍道,该团队提供手机注册单、淘宝刷单、外宣、微信投票、朋友圈会员代理等工作,在介绍外宣这一职位时称,此职位赚钱较多,从事外宣职位的成员可将群中发布的收取工资截图发至社交媒体,以吸引新成员的加入。这一点印证了张洋的说法:“他们出示的交易截图都是微信群的截图,但实际上根本没有微信会员群,只有qq群。”
记者再次联系到帮助记者入职的那位外宣人员,表示想加入工资截图中所示的微信会员群,该外宣人员则表示自己宣传所用的截图是来自qq群中,而她本人也并没有加入任何微信群。
依据培训老师的介绍,记者关注了该团队的微博,在其微博下,有不少质疑该团队合法性的评论。网友“夏天”称外宣人员在收取钱款后会直接将对方删除,另一位网友“志c”也称对方会发布任务,但一般难以理解,且群中只有客服与培训老师可以发言,成员有疑问也无法提出,也就因此难以完成任务,这与成员南因的说法相似。
培训老师称,成员可向客服总台发送信息选择工作,而每一项工作都有单独的工作群。工作群中会有发布任务的客服,成员只需按照客服的要求进行工作即可获得利润。
记者随机联系了群中一位编号为D开头的会员张莹,张莹曾交纳98元会费,选择的是打字员这一职位,但她工作一周后也觉得有些不对劲。
张莹称,该团队收完会员费后并不会像网络上其他兼职团队一样,将成员拉入黑名单,反而客服会分配任务。比如发送一段时间较长的语音,要求成员打成文字,但不能出现任何错误,否则将不予发薪。“客服说只要有错误就不回,也不给发钱,但我都请朋友校对过保证没有错误了。”
张莹补充道,客服有时会分配给成员一些无法完成的任务,因此,成员难以依靠完成任务来赚取利润。“比如发一个视频,要求在很短时间内将视频里的语音打成文字,都是方言。我简单计算了一下,以平均每分钟一百字的速度也无法完成任务,到现在也就一分钱没有赚到。”
张莹加入团队已超过一个星期,她曾尝试群里提供的其它兼职工作,但最终都以失败告终。
作者:兼职企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