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新闻网

记“向日葵”心理调研队关爱留守的一天

    这是我们社会实践第5天,“向日葵”心理调研队来到了秦皇岛市温家洼村。

    在奔赴社会实践地点的路上,我们提前查阅了交通方式。地图上显示温家洼村离我们学校应该不远,但实际和理论之间是有差距的——地图上显示可以通行的道路,后来却因为村口装修,入村的水泥地全部被打碎了,汽车进不去,我们只能绕道行,原本0.5h的时程硬生生的被拉长了一个小时,这一特殊情况延误了我们与孩子们见面的时间。在得知消息后,我们“向日葵”小分队的成员也通过电话和村干部取得了联系,紧急讨论了解决方案,修改了活动开始时间,尽可能的保证社会实践活动的正常开展,保证活动效果,争取带给农村儿童尤其是留守儿童最优质的关爱体验。
   
    几经波折,“向日葵”终于抵达了村庄。计划的修改意外给予了实践成员更多与村民交流的时间与机会。就在大树阴凉处,几位阿姨闪着蒲扇正在乘凉聊话,我走上前去热情的向他们介绍我们关爱留守的初心和目的,希望能够得到村民的支持,了解更多有关农村儿童尤其是留守儿童的网络使用情况的信息,为孩子带去我们精心准备的小礼物,但是结果差强人意,我们被舆论缠住了身:一群阿姨抱成团,咬死了我们是传销组织,在没有村干部的陪同下,这次走访非常艰难。功夫不负有心人,在我们苦口婆心的劝说下,有一位奶奶相信我们是善良的大学生,她热情的把我们邀请到她家的庭院,跟我们介绍她家的实际情况,并表示愿意配合我们的调查。当我们见到奶奶家孩子的那一刹那,同一个词语闪现到实践队员的脑海里——颓废。一个小男孩,佝偻着身体,皮肤黝黑,嘴唇些许泛紫,始终低着头,眼神在我们身上瞥不到1秒就又低下头去失去了光泽,我们主动去拉他的手,他选择了后退;我们问他一些问题,得到的回答是沉默,大多问题都是奶奶代替回答的。沟通成为我们遇到空前巨大的困难。但是意外的惊喜是,这个孩子喜欢做游戏,每次有人说和他一起玩一个新游戏,他的眼睛就会闪光,然后眼神直勾勾的注视着说话的人,表示了极大的兴趣,我们也默契的看见了他的需要。就在他家的庭院里,在他的舒适圈里,我们玩了几个下午即将开展的团辅游戏,得到了他的信任,他愿意开口说话了......(内容涉及个人隐私)仔细了解情况后,实践成员心照不宣。这个特殊家庭需要心理咨询的帮助,有些心理创伤是我们调研成员不能轻易揭开的伤疤,为了给这个家庭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我们邀请这个孩子参加下午的活动,通过与其他孩童人际交往的方式,缓解内心的伤痛。

    团辅团建环节是我们心理调研队的特色,提供给孩子一个快速组建团队、融入集体、协调成员的机会,让孩子学会在游戏中合作,游戏中沟通,游戏中成长。让孩子给自己的小“家”取个名字,想个口号,摆个只有团队成员才懂的、神秘的、富有意义的pose,这种自然而然的团建仪式让孩子产生了满满的自豪感和集体荣誉感,在以后的PK环节中更加乐意作为团队一员为集体的共同目标共同奋战。

    “和大家在一起玩游戏很开心。”上午的那个孩子在参加完游戏之后说到。还有一个小女孩说:“这次游戏让我懂得了自己一个人是没有办法比得上一群人的,只有团结,才能胜利。”这表明这群留守儿童才是真正的掌握了“团辅游戏精神”:让孩子在团队集体中自然而然的绽放自由、梦想、追求愉悦等精神特质。正如水流不遇礁石不会激起生动的波纹一样,本能冲动不遇到代表社会和伦理的意识的阻抗也不会转变为人的感情。

    团辅游戏使“游戏精神”与教育走向融合,而实践小分队也在这一周的实践时间内张扬了留守儿童的积极心态和纯真面貌,鼓励老师、村民、社会人士摘除“有色眼镜”,用积极心理学的视角看待每一个象“向日葵”一样努力向阳生长的孩子。希望我们在用自己的绵薄之力关爱留守儿童的同时,能有更多的专业人士加入到关爱留守的队伍中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