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新闻网

农市场尴尬的公允价值

自去年甲型H1N1流感以来就疯狂涨价的大蒜显然没打算消停下来,而与此同时,农产品的价格也集体坐上了“过山车”。
前些天,经常出入菜市场买菜的居民们惊讶地发现,他们已经很难吃到3元以下的蔬菜了。
而这几天,他们又明显感觉到,菜价开始回落了。
上窜下跳的蔬菜价格搅乱了市场,也带来了我们对于商品公允价值确认的担忧。
疯狂的农产品
农产品也疯狂。
商务部预报监测显示,4月中旬以来,全国18种蔬菜批发价格连续三周上涨,4月26日至5月2日蔬菜批发价格平均为3.84元/公斤,与三周前相比,累计涨幅为4.4%;与去年同期相比,上涨44.4%。
而目前,各地菜价开始下跌,有的蔬菜甚至出现了30%以上的跌幅。
大蒜仍然是农产品中的“涨价明星”。
农业部网站公布的数据显示,大蒜价格从去年2月以来直线上扬,2009年2月25日为0.7元/公斤,而到了2010年4月,价格已超过7元/公斤。
不公允的市场
疯狂的农产品令人困惑。于是,大家纷纷挖掘农产品价格波动背后的动因。由此,自然灾害说、游资囤货炒作说等版本相继出炉。
从经济学理论上说,商品价格由价值决定,并围绕价值上下波动。当然,波动的方向和幅度还要受市场供求关系的影响。
农产品为什么涨价?简单看是供小于求。作为民生食品,农产品是家家户户餐桌上的必需品,一旦供应不足,必然造成涨价,而且,幅度还可能很离谱。这也正是当前的现状。
然而,问题在于,这种供小于求的现状是否有人为制造的因素?答案是显而易见的。从“包地”到大量收购,游资无处不在。他们用大量的资本从原产地进行收购,然后统一抬高价格集中销售,这自然就导致了市场价格的上扬,其中,尤以大蒜为甚。
这不难让人联想到近期让国内钢铁业很郁闷的铁矿石。说到底,这是一个定价权的问题。当商品集中掌握在一群人的手中的时候,如果这群人有意抬高价格,购买者是无能为力的,这个时候,谈论市场的公允性没有任何意义。
尴尬的公允价值
不过,公允的市场对于公允价值会计而言,却意义重大。
因为,在很多时候,公允价值要依赖于会计人员的职业判断能力,而会计人员职业判断的依据正是基于商品在公允市场下的价格。倘若市场不公允,价格的公允性很难保证。
按照公允价值的定义,公允价值是在公平交易中,熟悉情况的交易双方自愿进行资产交换或者债务清偿的金额。顺着这个逻辑,只要买卖双方出于自愿、彼此熟悉情况、且不是关联方,他们达成的交换价格就可以作为公允价值入账。比如大蒜的价格,即使贵得离谱,只要是买卖双方自愿在活跃市场上进行交易的价格,就可以认定为是公允价值。
不过,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
如前文所述,既然这一市场的公允性也就无法保证,基于这一市场之下确认的公允价值又有何意义呢?再回头看看金融危机中的华尔街。金融危机后,公允价值饱受争议,其原因正是在于:当金融资产的市场价格存在极大泡沫时,按照这种计量方式计算出来的资产的公允价值被异化了。华尔街正是在金融资产泡沫破灭的冲击下开始走向沦落的。
当然,笔者以上的探讨只是以大蒜为例。但其实,根据我国的会计准则,诸如大蒜等存货类商品是不能采用公允价值进行计价的。除非当其价格发生急剧下跌时,企业出于会计谨慎性的考虑,可以按市场价格与存货历史成本之间的差额对存货提取跌价准备。
事实上,在如今的经济社会里,越来越多的非市场因素正在对有效市场的假定产生冲击。面对一个个显失公允的市场,会计人的职业判断一次次陷入难以克服的困境。
我们毫不怀疑,公允价值的科学性和美好的未来。然而,我们同样不可否认的是,公允价值对非正常、非有效市场的无力。经济的发展给社会带来了巨大的财富,同时也带来了新的问题。面对一个被异化的市场,如何保证公允价值的公允性,是后金融危机时代全球会计界值得深思的问题,而疯狂的农产品再次提醒我们,解决这个问题有多么重要。
 

推荐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