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新闻网

谈执行计划不能回避的“雷区”

为了实现执行目标,要依赖计划来推进,但是在用计划推进执行的过程中,会发现目标总是不能实现。为此,执行者找到了很多原因,其中之一就是对执行计划的理解。
   我们对计划的理解,仅限于按图建房。先画出图纸来,然后按照图纸打桩、浇铸墙体、上梁,一层一层地去建,最后建成了一栋建筑,这就是理解中的计划。然而在“施工”中,并不是这样的情况。设计图纸有了,地下室也建好了,但是到第一层的时候,发现情况变了,不能按这个计划执行了。这是执行者常常很痛苦的地方。为什么会这样呢?
   变化总比计划快
   执行计划相对于执行中出现的问题而言,常常是滞后的,做计划的方式随之也就落后了。传统的管理类教科书教执行者做的计划,是一种规划论指导下的计划。好似一座城市的规划,要设计中心区、商业区、文化区、新科技园区等,而这样的规划是建立在城市环境没有变化的前提下的,但是,企业的计划却是在变动、发展的环境中作出的。因为当企业决定在一个区域内建设一处厂房的时候,竞争者可能已经把这块地圈走了。因此,遇到这样的问题,企业的计划就不能像城市的规划那样,而要像军队的计划,随机应变。
   城市的规划是静态的计划,而军队式的计划是博弈式的,就像下棋一样,这种博弈式的军队计划会更有针对性。那么,军队怎么做计划呢?
   军队的管理者会这样告诉执行者:派出一支部队从这里出发,先占领一号高地,形成战术支撑点,再占领二号高地,然后占领三号高地,最后发起主峰总攻,歼灭所有的敌人。
   然后,管理者再向执行者介绍后备计划:攻占一号高地的难度并不大,但是占领二号高地、三号高地的时候问题是很大的,尤其是占领二号高地的时候,对方会有重兵把守。二号高地久攻不下,就要走后备路线,从侧面穿插过去,直达三号高地,确保主峰攻坚战顺利进行。
   执行一项任务,不是以不变应万变,而是以变应变,这样军队的计划才能将漏洞减到最小。
   在我国古代小说里,经常可以看到类似的内容:《三国演义》第五十四回“吴国太佛寺看新郎刘皇叔洞房续佳偶”中,刘备去东吴迎娶新娘,诸葛亮准备几份锦囊,遂唤赵云近前,附耳言曰:“汝保主公入吴,当领此三个锦囊。囊中有三条妙计,依次而行”。
   诸葛亮要求赵云在出发前不能看,遇到情况才可以打开,没遇到特殊情况是不能打开的,回来后要向丞相报告,再告诉赵云这是什么内容。这种计划中,打开锦囊的前提不同,有什么情况就相应地打开什么锦囊。这就是最早的博弈式计划。
   博弈式计划,从军队传播出来,最早被体育登山队所采用。例如这样的登山计划:到了一号营地,天气如有变化,队员就到这儿过夜休息,等待风暴过去之后,再向下一个营地前进。博弈式计划之所以能被很多的公司接受,就源于计划中包含了应对变化和不确定情况的方案。
   不能回避的“雷区”
   变化和不确定的情况,不仅存在于微观的执行中,也存在于宏观的经济形势中。宏观的大局会影响微观的环境,这就像道路上的“雷区”,使我们不得不一次次地调整自己行进的路线。
   比如在2008年的下半年,金融危机对于整个世界产生了不可估量的冲击,并且波及了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这其中有些影响是我们已经预见的,但是另外一些却来得有点“意外”。这些“意外”的影响波及了企业。
   出现了断层。金融危机爆发前,25岁左右精明能干的年轻人都想着下海挣大钱。现在情况大不相同了,由于经济形势急转直下,公务员因其稳定和被裁员风险低成为越来越具有吸引力的工作。这意味着企业更难获得青年才俊,企业发展的人才梯队出现了“断层”。
   增加了成本。受金融危机影响,世界范围内的货物和服务需求都大幅下降。在这种情况下,对于那些力求生存的企业而言,搞定一个数额巨大的订单无疑是“雪中送炭”。因此对于把持垄断资源的机构,腐败的滋生有了更便利的土壤。2009年1月份,德国一个以反腐败为主旨的非政府组织“透明国际”发表报告称,在当前的危机中,生存取代正直成为企业首先要考虑的因素,腐败必然会增加企业的“公关”成本。
   压缩了岗位。在经济危机下,很多企业都面临着破产的危险。以报纸为例,为了免于破产,现在很多报纸越来越倾向于在各自网站吸引广告以弥补报纸广告收入的滑坡。因此,在浏览新闻时,网民将遭遇更多的各式各样的广告——弹出式广告、欢迎类的对话框等,电话营销岗位将被网络所取代和压缩。
   分流了企业精英。有调查显示,受当前金融危机冲击最大的人群是18岁到24岁的年轻人。18岁到24岁正是从军的黄金年龄,部队薪水稳定,在当前不乐观的经济形势下,军队无疑是一个不错的“庇护所”。区域性战争的可能被寻找发展经济突破所取代,而部分区域性战争已接近尾声,新入伍的士兵不用像以前那样担心被派往危险地带作战。年轻从业者的流向变化,直接影响到企业年轻员工的补充。
   影响了稳定。计划现在或几年内退休的“准”退休人员,因为退休金缩水,不得不推迟退休年龄。因此他们本来应该空出的职位没有了,原本有希望晋升“填缺”的人,将不得不再在现在的位子上干几年。这样就会导致企业内部的竞争更加激烈,员工的挫败感会增强。
   放缓了进程。经济危机往往会造成保护主义抬头,跨境旅游有可能大幅减少,海外留学项目也会受影响,各大公司也会砍掉一些驻海外机构以降低成本。在大的层面上,企业自顾不暇,哪有心情去关心别的企业和地方发生了什么事情;在企业内部层面上,员工各自为政、不愿协调配合的趋势渐渐蔓延。
   改变了规划。经济危机使许多行业跌势不止,但有一个业务必然会繁荣,那就是对经济危机的研讨。早就预测过这轮泡沫破裂的经济学家、“末日博士”等,想必会在全球各大研讨会上兜售自己的复苏建议以及“早就告诉过你”之类的预言家般的智慧。在危机专家“权威性”的影响下,企业会改善以往的战略规划。
   外部大环境的“乱”,内部小环境的“变”,给执行带来了“慢”。混乱中的干扰,变化中的调试,影响了执行计划的实施和达成。
本文经机械工业出版社授权转载。出自《铁军执行力》一书

推荐新闻